現在位置 首頁>檢索服務>詳目式

全文網際網路開放

研究成果: 客家女性書寫、書寫客家女性研究計劃之子計劃(二):客家女性的生命敘說與書寫=客家女性的生命敘說與書寫

圖片說明
  • 作者:李文玫(作)
  • 語文:中文
  • 出版地:臺北市
  • 出版者:行政院客家委員會
  • 出版日期:2007
  • 頁數:32
    • 主題:語言-其他
    • 關鍵詞:客語歌、韻律結構
    • 國家:臺灣
    • 城市:臺北市

      摘要:

      研究動機與目的
      本研究主要是延續「客家女性書寫、書寫客家女性」研究計畫之子計畫(一):臺北地區客家女性的生命敘說的研究,目的在為台灣的客家女性留下紀錄、透過書寫,朝向主體性的發展及展現出個人的生命其實是一種社會歷程的縮影。

      研究方法與研究過程
      本研究的研究方法以生命敘說與書寫為主,研究者與研究參與者者是具夥伴關係的。在方法上將以深度訪談法、敘述訪談法及生命故事的文本書寫為主,輔以相關文件的蒐集。
      在此份報告中所呈現的客家女性共有三位,一為月子(化名),雖只有國中畢業,但是閱讀和書寫卻是其生命中重要的事,其生命故事的軸線為─溫婉而堅毅的生命圖像:從生命「歷練」中走來。
      第二位則為菊子(化名),是我在執行子計畫一的後期所遇到的客家女性,菊子很想書寫自己的生命故事,平時有寫心情故事的習慣,擅於敘說,在2006年7月時,我邀請菊子進行「共同書寫」,菊子欣然應允。其生命故事的軸線為─「縫補」生命的缺口。
      第三位則為思微(化名),是較年輕一代的客家女性,平常喜歡寫詩、畫畫、歌詠,用這些來記載生命的轉折與歷程,其生命故事的主軸為─「生命‧獻祭‧行走」。

      研究結果:自我建構與生命朝向
      (一) 從生命的歷練中走來
      依Gergen & Gergen(1986)敘說形式與結構所言,月子的生命圖像是從生命歷練中穩定前行,並朝向簡樸自在的生活。
      在月子自我生命的書寫與敘說中,若以月的意象來觀看月子的生命圖像,會覺得在她花蓮兒時歲月中,生命圖像尚不清楚,待她回到苗栗、開始上小學,才益發清晰。在小學過後,必須在家幫忙而無法繼續讀書的生命階段,她的生命圖像像被黑暗食去一大塊的月亮,「想讀書」的心情卻也使細如彎眉的月亮以殘存的光對峙著「不能讀書」的黑暗。隨著她想讀書的欲望愈熾、現實條件漸許可下,月牙漸成半月,以追尋夢想的堅持抵制著母親的反對與在台北「半工半讀」的現實艱困,好不容易克服一一阻礙困境,實現「繼續讀書」的夢想,她在愛情中也找到了林軍官,卻在風光婚禮過後,必須面對不斷向她生命噬來的黑暗,一口口吞噬掉月亮明亮部分,在失去原有自由的同時也失去自信,以至於當她懷第一胎時曾難過地想離家出走。表面看來婚姻的不如意不斷奪走生命的亮光,但其實生命的亮光只是被隱沒於黑暗,於是,在小孩漸漸長大之後,月子開始勇於向外發展,月亮又慢慢地圓。後來隨著親人的相繼過世、與佛家的接觸,在受到丈夫去世的打擊而中風後,重新思考人生到底在追求什麼,使月子心境大轉,開始學著用新的眼光去看待世界及自我人生,展開她的新生命歷程。
      月圓、月缺本有定數,人生本就起起伏伏,原本追求的成就只不過是表象,人生該追求的不該是表面上的圓缺,而是修練自己的心靈,學著以更澄澈的眼光去觀看萬事萬物。以前會痛苦,並非單是因為人生的挫敗與阻礙,而是因為自己也一直執著在那,看不開。經歷人生種種考驗的月子,在學佛的歷程裡慢慢發現真正想追求的人生終極目標,隨著「發現執著」、「放下執念」,看破生命的圓缺,開始涵養自己的光芒,期望能幫助別人、普度眾生。

      (二)縫補生命的缺口─陷溺與翻轉
      依Gergen & Gergen(1986)敘說形式與結構所來看菊子的生命圖像,那是不斷起起伏伏、人生挑戰一個接一個的狀態。
      菊子一直為自己「只有國中畢業」的學歷而自卑,這是她可以歸納的自卑根源,然而,這並不是唯一自卑的來源。美濃客家庄原本就不算是太富庶的地區,而溪埔寮更是窮困的地區。家中沒有錢,再加上生為女兒身,這樣的出生背景,似乎註定了菊子的某種生命基調─自卑與起起伏伏的人生。
      讀書階段的菊子因為成績好而帶來不少的成就,卻也因為成績好家裡卻沒有錢供她唸書,卻有錢供不愛唸書的三哥唸(一種文化上性別差異的對待),再加上班上同學都去唸書了(社會比較),讓她覺得不甘心而且自卑。女工生活一方面快樂,一方面卻也從來沒有放棄繼續求學的念頭,卻也因所存的錢都供家裡使用而無法如願。在年歲漸長的狀況下,進入婚姻與謀得一技之長變得實際而重要,選擇學習洋裁是在當時紡織業興盛的狀況下,女性很好的一條路。因緣際會認識外省籍的老公,以為可以遠離田事和農事,卻在搬來台北之後,因先生工作不穩定,隨之進入以洋裁維生的生活、及媳婦角色重擔的承擔,而進入了人生的黑暗期。
      這樣的黑暗期,讓菊子的生活黯淡無光,卻也讓她積極尋找出路,使自己的生命得以有不斷翻轉的機會。婆婆的過世,卸下媳婦角色,加上收音機的訊息提供及社區資源的使用,讓她有機會可以重新接觸書本及自我的內在心靈。心理成長班、歡喜扮戲團的演出、靈性團體的修練,十餘年來一方面讓自己的生命有了出口,另一方面卻依然陷在婚姻的「磨」練中,繼續生命與智慧的修練。對菊子來說,生命是一條漫長而須不斷修練的路。

      (三) 真實、獻祭與誕生自我
      思微,在生命的低潮期,透過畫、透過詩、透過種植,勇敢而努力地面對自我的真實,而生命中也出現了包容力極大的大海─先生,包容著她的波濤洶湧而不動搖,生命終於找到了行走的道路,透過那樣真實的自我獻祭,思微得以誕生自我,並讓自己走在生命的道路上。

      「如果我真正要能夠面對這個世界的話,我就必須很真實的,不論是我的憂傷、我的執迷、我的迷惑、我的不安,這一切我都必須真實的獻祭出來。」

      她說獻祭,在說一種生命對世界的誠懇以對,而她透過創作使她的獻祭成為可能,並且,成為一種自我療癒。所以可以在她的畫中看見她生命的不同狀態與面向,也能夠看見她生命流轉中的變化,那不僅令人驚歎,也令人動容,動容於她對生命的真實尊重,她將這一切轉以繪畫於畫布之上。生命透過創作變成作品,而她透過創作作品的過程,創作了自己,將自己在創作中回歸自然,回歸單純。然後,她可以去面對父親的生命時,用一種純粹的書寫者、生命者去面對,她父親曾有的可貴,仍然被她純粹的知曉,因為她的生命是與這廣大世界的相互交融與依靠,再不是倫常關係中的父親作為能夠左右了她的生命。
      自此,她將歲月行走至一種高度,一種生命踏向命運的昇華。

      (四)自我建構與生命朝向
      三位客家女性的生命故事展現著不同的生命力,各自在自身的遭遇中努力活出「自我」的樣貌。「自我」不是一個代名詞或是指稱而已,自我是在關係中、自我更是一社會歷程(social process)。個人透過敘說建構自身,在個人的不斷叙說與書寫中,個人的生命故事展現出個體所經歷的整個社會歷程。
      在此要進一步詮釋的是,個人如何在社會制度所形構出的生命遭遇中,走出自我的樣貌,並尋找生命的朝向。在此引用Gergen & Gergen (1986)所說的叙說結構與敘說形式來說明三位客家女性的生命樣貌,他們認為敘說是從日常的社會互動中發展出來的社會建構,是人們共享的理解世界的方式,而敘說有特定的結構,分別是前進的(朝向一個目標)、後退的(遠離目標)、穩定的(故事少有變化)。然而生命的遭遇總是多變的,敘說的結構可能是混雜而多變的,如悲喜交雜的生命敘說、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叙說、羅曼蒂克式的敘說(起起伏伏)。
      從Gergen & Gergen的叙說結構來看,月子的生命敘說比較是穩定地前進型,我稱之為從生命「歷練」中走來,而呈顯出一種溫婉而堅毅的生命圖像,朝向「放下一切」並努力修練得以「普渡眾生」的境界行走。菊子的生命遭遇則顯得多變而崎嶇,一生陷溺在「自卑」的情懷中,奮力地在不夠好的社會風土條件中翻轉、翻轉、翻轉,生命也隨之起起伏伏,透過經濟的獨立、心靈的成長與靈性的修練,努力地走出一條自己的「路」,是悲喜交雜羅曼蒂克式的叙說。至於思微,在生命的低潮期,透過畫、透過詩、透過種植,勇敢而努力地面對自我的真實,而生命中也出現了包容力極大的大海─先生,包容著她的波濤洶湧而不動搖,生命終於找到了行走的道路,透過那樣真實的自我獻祭,思微得以誕生自我,並讓自己走在生命的道路上。

      目錄:請點選以下目次顯示內容

      目次 頁a6
      一、研究的意義與價值 頁1-2
      (一)為臺灣的客家女性留下紀錄 頁1
      (二)透過書寫,朝向主體性的發展 頁1
      (三)是個人的,也是社會的 頁1-2

      二、相關文獻之回顧 頁2-5
      (一)性別與書寫 頁2
      (二)自我書寫與生命轉化 頁2-3
      (三)文獻中的客家女性 頁3-5

      三、研究設計與研究過程 頁6-9
      (一)研究參與者概寫 頁6
      (二)研究方法 頁6-8
      (三)分析與詮釋 頁8-9

      四、研究結果:自我建構與生命朝向 頁10-27
      (一)溫婉而堅毅的生命圖像─從生命歷練中走來的月子 頁10-15
      (二)縫補生命的缺口─陷溺自卑與不斷翻轉的生命力 頁15-22
      (三)生命‧獻祭‧行走 頁22-27
      (四)自我建構與生命朝向 頁27

      五、參考文獻 頁2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