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檢索服務>詳目式

全文網際網路開放

研究成果: 春祈秋報—客家六堆的做福與完福祭祀之研究

圖片說明
  • 作者:賴旭貞(撰寫)
  • 語文:中文
  • 出版地:臺北市
  • 出版者:行政院客家委員會
  • 出版日期:2008
  • 頁數:72
    • 主題:風俗-喪葬風俗
    • 關鍵詞:做(作)福、完福、渡孤
    • 國家:臺灣
    • 城市:高雄縣

      摘要:

      開宗明義,所謂春祈秋報,是指民間傳統祭祀型態之一的社祭。
      社祭的「社」,就今人的理解,認為社具有兩種解釋,一為上古以來的聚落單位名稱,另一則指土地之神1。換言之,以地緣關係組成的一聚落群眾,所舉行的土地之神的祭祀,即為社祭。社祭可凝聚一地的民眾之外,由於社為國家的基層單位,因此其同時也能達成國家編制統御之效。根據日本學者田仲一成所寫《中國鄉村祭祀研究》一書裡指出,明代的里甲制中規定每里一百戶設一里社壇,並於壇內祭祀五土五穀之神,以祈禱風調雨順、五穀豐登。且於春秋二季的社日(分別自二十四節氣中的春分與秋分那天數來第五個戊日,即是社日)舉行社祭。另外,田仲一成也於書中提及,清雍正九年所刋行的《潭渡黃氏族譜》載明祭祀社神時,祝禱的祝文內容「惟神職司土穀,功被生靈,甘雨和,布一方之闓澤,嘉禾美菽,降大有於豐年,水則溢而旱則乾,有求必應,春以祈而秋以報。無感不通。」秋報循上,祭祀土地之神的社祭有用春祈秋報一詞來釋義,換成民眾的一般說法,即是春耕時節,向土地神祇祈求全境的豐收、平安,到了秋冬之際,感謝土地神明的庇佑。此外,也有所謂「做福」的說法,在清領有臺灣時期的地方志中,如康熙五十八年的《鳳山縣志》〈歲〉
      有這樣的記述,「二月二日,鄉閭居民彷古『春祈』,斂金宰牲、演戲祀神畢,群飲廟中,分胙而歸,謂之『做福』。中秋,祭土地。鄉村里社悉演戲,為費甚奢;倣古『秋報』之義也。」。儘管《鳳山縣志》裡並沒有特別註明「做福」的稱呼是否有其族群的限定,但從現在臺灣漢族中的閩客兩大方言群對此類祭祀的用語可知,「做福」一語是客家族群對春祈秋報祭祀的慣稱,尤對南臺灣的六堆客家來說,「做福」更是浸淫生活的尋常用語。然而,地方志裡書寫之「做福」,在筆者田野調查地的六堆地區之主導祭祀儀禮的先生所撰寫的儀式祝文中,往往是寫成「作福」,而且行禮先生亦會強調應是「作」字為宜。但在本報告裡暫不細究與區分之,仍因循地方志的「做福」之寫法。另外,除了「春祈」謂之「做福」(或「祈福」),因有些地方舉行之時間為元宵前後,故而又稱「新年福」。而「秋報」則稱為「完福」,或稱「完太平清福」、「還福」,其意為感謝上蒼土地等諸神祇一年的保佑,故實際上在六堆地區舉行的時間多是農曆十月過後的孟冬時序。簡而言之,所謂做福與完福,即以祭祀土地伯公7(客語對土地之神的敬稱)為主,在春、冬時節所展開的一連串的基層聚落祭典活動。附加註明,若是有行春祈秋報的一祈一報的祭祀型態者,在本研究報告裡統一用「做福•完福」表示之。
      只是就民間祭祀方面而言,在六堆不論各個大小聚落,年年皆會
      上演的重頭戲,幾可稱得上是極具代表六堆特色的做福與完福慶典,卻淹沒在整個台灣大環境以政治或媒體所主導形塑出的客家一體化的刻板假相裡。以北部客家的義民爺祭典為例,二十年前由一群移居臺北的新竹客家鄉親們為免去舟車往返趕赴新竹故鄉祭拜義民爺之勞苦,而就地在臺北年年辦起義民祭典活動,之後,這樣的民間自發性祭祀在臺北市政府的協助與介入下,愈發盛大風光。伴隨之,卻起了另種匪夷所思的文化漣漪。除了於2001 年時將遠在屏東忠義祠奉祀的忠勇公請至臺北共襄盛舉外,2007 年更史無前例地首度把義民傳統祭祀之一的挑擔奉飯儀式搬至忠義祠的秋祭大典上演。
      以文化發展形態來看,即使是同一族群,因生活於不同環境,其
      內部仍會發展出地域文化差。亦正是所謂「十里不同風,十里不同俗」。實際上,從上述透過政治力的操作介入,而將地方祭祀儀式有所差異的臺灣南北客家文化混同,相當程度地反映出臺灣客家的兩個面像。
      其一是民間面,即一般人對客家祭祀的模糊意象,充分顯露出臺灣客家的刻板印象是在這近十年來隨著政治、社會大環境的轉型需求之下,才日漸浮出檯面的特質。而隨著這特質順勢發展的是,臺灣的政治與媒體正在合力創作客家新語。其二則是學術面,顯現客家研究上的不足,導致對臺灣客家各地域實像的認知不夠,無法與民間面產生有效的連結與延伸。此番研究議題,即以上述兩個面像的疏漏作為出發點,而欲揭示
      的意義與價值有二:
      一、對臺灣客家的民間祭祀的辨正。也就是再次驗證學界已很清楚的一項認知,即是隨著各地歷史發展的不同而形成的地域文化差的表象。
      二、透過對六堆的做福與完福進行較為綿密完整的探析,重新建構六堆祭祀樣貌的事實。
      第二節
      課題的回顧當研究者對漢族社會進行了解時,祭祀是一個主要的研究指標。
      其中,早在日治時期的學者岡田謙先生在研究臺灣北部的漢族社會時,即發現漢人的家族結合、宗族結合以及通婚的範圍皆與其祭祀的

      目錄:請點選以下目次顯示內容

      目錄 頁a4
      圖次 頁a5
      序 章 關於做福與完福的研究課題 頁5-13
      第一章 社祭與「做福•完福」 頁15-42
      第一節 社祭的考察 頁15-28
      第二節 「做福•完福」的軌跡 頁28-42
      第二章 「做福•完福」的收斂 頁43-65
      第一節 單一做福區 頁43-52
      第二節 單一完福區 頁53-65
      終 章 「做福•完福」與六堆社會 頁67-69
      參考書目 頁71-72


      圖次
      【圖1-1】萬巒春福告示 頁38
      【圖1-2】萬巒完福告示 頁38
      【圖1-3】美濃大頂寮冬成福之完神 頁41
      【圖2-1】佳冬福廠 頁48
      【圖2-2】佳冬新丁頭燈 頁48
      【圖2-3】賴家村新丁餅 頁48
      【圖2-4】萬建村忠勇公之神牌位 頁52
      【圖2-5】佳冬忠勇公香座位 頁52
      【圖2-6】長治竹葉林完福之神豬 頁59
      【圖2-7】長治竹葉林完福之「瘞毛血」 頁60
      【圖2-8】長治竹葉林完福之渡孤祝文 頁61
      【圖終-1】萬建村伯公壇 頁69
      【圖終-2】萬建村送伯公回壇 頁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