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檢索服務>詳目式

全文網際網路開放

博碩士論文: ”大隘”的前世今生--比較賽夏與客家的歷史記憶與遺忘=Compare the history memory of Saisiat and Hakka about the ethnic conflict

  • 作者:陳佳誼(研究生)、Chia-Yi Chen(研究生)
  • 其他作者:張茂桂(指導教授)、Mau-Kuei Chang(指導教授)、李丁讚(指導教授)、Ding-Tzann Lii(指導教授)
  • 語文:中文
  • 出版者:國立清華大學
  • 系所名稱:社會學研究所
  • 學位類別:碩士
  • 出版日期:2000
  • 畢業學年度:88
  • 頁數:135
      • 關鍵詞:集體記憶與遺忘、大隘、北埔、賽夏族、客家、族群關係

        摘要:

          本論文主要研究新竹縣北埔鄉的客家庄和五峰鄉的賽夏族部落,一個典型在清代因漢人拓墾導致原住民遷移至異地的歷史。本文最大的企圖是從「族群關係」的角度重新檢視長期以來以漢人或客家單一族群為主體的北埔大隘歷史論述,這讓我們重新反省單一族群史其知識建構的特質和忽略。 初步來說,北埔漢人論述總是在同一個敘事框架中反覆被敘說,並展現在諸多面向,包括書寫、地景建造、宗教祭祀、商業活動、社區營造各個場域的實踐過程,這些面向相互援用確立,形成一縝緻細密的歷史記憶網絡,確立了北埔歷史被集體性記憶的重要關鍵。然而,記憶的同時,也是遺忘,在北埔歷史的論述建構過程中,一直以來對開墾過程中的「他者」(即現今五峰鄉賽夏族人)採取一種忽略以及負面的書寫建構。 相形之下現今的賽夏族人他們對這一段被迫遷移史的記憶並未形成一個相對完整的敘事,對於從北埔或平地遷移至五峰的原因說法紛異,當然包括更多人無法對此進行陳述及回應。而受訪者在陳述時的說法常是模糊、零碎的,且臆測性相當高。這些對過去遷移「看似遺忘」的狀態是我們初步的觀察,但是賽夏人為何「遺忘」?我們試圖從其傳統社會組織──「姓氏祭團」來解析社會記憶機制功能的轉變。我們發現:現今賽夏人甚至是同一氏族、家族的人之所以缺乏集體共構的遷移歷史,主要是因為傳統土地制度的改變,賽夏族面對一連串外在的歷史社會變遷導致的土地制度朝向「私有化」的改變,使得經濟生產的共事關係模式已不存在,再加上與土地生產相關的傳統社會組織也面臨功能的逐漸式微,連帶造成傳統面對面講述和記憶過去的途徑也一併弱化。式微的傳統社會組織導致對過去土地共有的利用方式及遷移記憶逐漸削弱,都讓同一個氏族團體的成員失去了共同完成對過往的建構和記憶的機制,而使記憶逐漸成了個人的記憶和隨情境判斷的當下建構。 賽夏族從原先傳統生業的自然遷徙,到明清以降大量的漢人移墾,以及日據時期理蕃政策的移住計劃等政策,事實上賽夏人常因內外在因素而導致遷移,這些遷移是多階段,不同原因,非單一事件造成的,這樣反而讓我們重新思考,賽夏族對歷史是否真的「遺忘」?因為從現今賽夏族多元不甚一致的陳述觀點中,它反而是反映其社會長時間以來各種不同時間及原因的遷移記憶,他們不是遺忘,反而是記得更多,真正遺忘的反而是漢人論述對他者歷史建構的單一想像。再者,我們也應重新提問:有沒有一個所謂「賽夏族」的遷移史?因為「賽夏族」乃是日據時代後的知識概念化產物,在早期各階段可能僅是以家族或氏族為單位進行不同規模的零星遷徙。 討論「集體」「記憶」與「遺忘」本身要意識到「集體」形成的脈絡為何,同時也要在一個詮釋循環中思考:當我們討論「遺忘」時要意識到我們是在什麼樣的基礎討論「記憶」,是誰的記憶?否則我們只會用單一族群或社群建構的「記憶」去評斷別人是否「遺忘」,這是有偏誤的──因為記憶的同時也是更多的遺忘。

        目錄:

        與北埔和五峰的相遇
        第一章 尋找「他者」與「過往」
        第二章 集體記憶與過往的再思考
        第三章 「大隘」歷史在北埔的當代建構
        第四章 相對的「他者」:客家與賽夏
        第五章 憶當年--「歷史」的想像與重構
        第六章 結論與討論
        與歷史的交會